[情书情诗]最长的纯情派

2019-09-30 15:59:31
test author
原创
165
摘要:[情书情诗]最长的纯情派2010/10/17 12:37:59浏览741|回应0|推荐36[情书情诗]最长的纯情派作者诗影亲爱的SF:人生几何?有谁能像我们拥有漫长的纯友谊呢?整整十年吧!已是六十年代初的故事了,三十多年前的友谊,好遥远喔。

[情书情诗]最长的纯情派 [情书情诗]最长的纯情派2010/10/17 12:37:59浏览741|回应0|推荐36

[情书情诗]最长的纯情派作者诗影

亲爱的SF:人生几何?有谁能像我们拥有漫长的纯友谊呢?整整十年吧!已是六十年代初的故事了,三十多年前的友谊,好遥远喔。那时候,我在风城读书。在《青年战士报》发表了一篇《祝你生日快乐》的短文。妳从花莲的海星中学捎来了倾慕的信。信笺是女生爱用的粉红色,上面有精致的图画。文字娟秀,应该出自美丽可爱的女娃儿。我捧着第一位读者的来信,兴奋了好久。从此,鱼雁往返,各自诉说着学校的生活和城市的风光;我们从相隔遥远的陌生人,变成了以笔谈心的好朋友。校园的角落,蔷薇花绽开,增加了我心灵的喜悦。美丽的花,需要有缘人欣赏它。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花莲的山水,有种特别的纯朴。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世界。假日,我经常躺在翠绿的草地上,想一个下午的心事,想遥远的妳;云儿好悠哉。妳对我倾诉生活的情意,纤细的心思,让我感受到一草一木的变化。从绵绵的文字中,我读到了妳纯真和朴拙的心性。一封封的信笺,相互诉说着年少多感的情怀。妳的心思有时候很独特,很有诗意,还会在信笺中夹着一片枫叶。如今,妳寄给我的友谊信物,都随着我失落的那袋书信消失无踪了。丢了那堆信,彷彿是丢了珠宝钻石般,让我始终耿耿于怀。失去它,妳溢满友谊芳香的情景,我从何忆起。只能梦回三十年前的国度,搜寻如风筝远飘的友谊线索了。后来,妳离开了风景美丽的「海星」,转到故乡高雄的一所中学就读。我也从师专毕业,漂泊到多风雨的北海岸教书。环境迁变了,我俩淡淡的友谊却依然细细地交流,如同天空的云影,在湛蓝的海水里相映。有一天,妳从高雄老远跑到金山看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却像老朋友般熟稔。我陪妳就近在依山傍海的风景区,逛了两个小时后,妳谦虚地说:不敢多打扰我,妳就挥挥衣袖走了。现在想起来,我觉得没有善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妳这位造访的远客,有亏妳的情意。我真的抱歉!妳千里迢遥来坐车来看我,我竟然连请妳吃一餐饭都没有。当年保守单纯的我,太不了解少女千里会友的浓情了,憨呆得很好笑!很对不起妳,妳遥远来看我,我薄情款待妳,很对不起喔。又隔了五、六年,我保送到高雄读书,师院离妳的家左营不远,我们又见面了。高雄的太阳是热情的,从来不阴霾;高雄的天空是碧蓝的,纵使有西北雨,也是倾盆而落。妳是沐浴在阳光下长大的高雄女孩,皮肤晒得有点黝黑,个性像天空一样爽朗;妳的表情纯真自然,总是露出亲切的微微笑。有个午后,我们邀约去西子湾、旗津的海边玩,回到学校宿舍后,我写了一首纪念诗:《这样一个午后》 冬阳烂漫 这样一个午后妳以轻舟载我西子湾而后旗津美丽的往事随着倒退的风光一景一景呈现岩石高耸 波澜壮阔夕阳西斜 黄沙滚滚风流过新竹 水流过金山三千个落日 啊!情谊就像那闪烁的波光 短发 笑靥鲜艳的红色背心这样一个午后 踱过街街巷巷 畅谈与欢笑在向晚的归道上我竟惊喜发现妳的心镜无尘 ··············· 晴朗的天气,坐着渡轮到滨海的小镇,我们在海摊上追逐浪潮,閒逛街市,品嚐红咚咚的螃蟹美味,整整一起过了一个快乐的下午。妳的心镜,真的纯净无尘,也从不矫揉造作;黝黑的脸谱,那一抹的笑容,都让我十分好感。那个午后,妳留给我「短发 笑靥/鲜艳的红色背心」的印象。淡淡的旗津风味和景致,有点像我们细细流水般的十年友谊,至今还在我的脑海回荡。也许,妳一直在等待,等待我发射邱比特的爱情之箭,也说不定。也许,在青春消逝中,等待成为妳一种寂寞的守候,也说不定。因为我始终迟迟没有对妳表态--所以我们没有越过了友谊之桥,成为亲密的恋人。有个夜晚,月明风清,天空也有群星眨眼,妳邀我在高师大校园对面的文化中心见面,告诉了我妳将结婚的讯息。当时的我,没有很惊喜,也没有失落。好像妳的结婚,和我不怎么相关似的。妳一定很气我,对不对?妳专程来告诉我人生的喜讯,却只看到一个呆头鹅的冷淡。我真的好憨呆,憨呆得很不近人情;连妳的婚礼都没有去参加。妳大概偷偷骂我无情吧!亲爱的,真对不起,被妳骂是应该的。我没有分享妳当时的喜悦。我不晓得对纯真朴实的妳,感情为何如此淡?也许就是这种淡,才造就了我们友谊的纯净,打破了男女间没有纯友谊的说法。妳呢?对我有没有萌生爱情的种子?妳曾经等待我的热情吗?当我再度离开艳阳高照的南台湾时,妳在「文藻外语学院」服务。如今是否还在那里?芳踪何处?十年纯洁的友情,妳留在我心中的爽朗印象,却是那么清晰,我依然对妳深深怀念。我有一份浓厚的惦念和祝福。谁说男女间没有纯正的友谊?在宝贵、漫长在青春岁月里!有几人能够像我们的年少时代,书信往返、倾诉衷曲,而不涉及男女间的情色爱慾。比起当今e世代,男女间的情色氾滥,我们交往纯洁的情谊,真的是凤毛麟角;也唯有如此,我才觉得这段感情弥足珍贵。如今,我的头发已白了不少,每天为了教育和儿子,忙得不知今日是何日。妳呢?也许还在南台湾的学府,晒着同样热情的阳光。以往青春的少女,想必已成为成熟的妇女。如果妳带着宝贝的儿子,去留下我们足迹的西子湾看海浪,去旗津看落日,或者前往文化中心观赏艺文,会想到遥远的我,曾经和妳留过影吗?不知我们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时候?天边的云彩,没有给我答案。可是,相信我们年少十年的纯友谊,永远是生命里最值得典藏的一段记忆。[2010.10.17刊登于金门副刊]

( 创作|散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