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身上「皮蛇」的疼痛

2019-09-30 15:30:14
test author
原创
148
摘要:母亲身上「皮蛇」的疼痛2009/11/24 06:34:21浏览9687|回应12|推荐25母亲身上「皮蛇」的疼痛[2009.11.24登于金门副刊] 作者诗影「皮蛇」是一种皮肤病的俗名。它是滤过性病毒引起的病,一颗颗的烂疮,在皮肤上滋生、

母亲身上「皮蛇」的疼痛 母亲身上「皮蛇」的疼痛2009/11/24 06:34:21浏览9687|回应12|推荐25

母亲身上「皮蛇」的疼痛

[2009.11.24登于金门副刊] 作者诗影

  「皮蛇」是一种皮肤病的俗名。它是滤过性病毒引起的病,一颗颗的烂疮,在皮肤上滋生、蔓延,红肿成一大片;疼痛起来椎心刺骨,真的是要人命。  母亲的脊椎尾部附近生了皮蛇,一颗颗烂疮生脓流水,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她侧着身子睡久了,腰痠背痛,非常痛苦。  痛在娘身的身体上,也痛在儿媳的心坎里。身为儿子和媳妇的我们,为了治好母亲身上的红肿,忙得焦头烂额。  急病乱投药,四弟买了舒通筋骨的药粉,往母亲身上的患处一喷;病痛非但没有减轻,她的背部和肚子开始长出更多的水疱了。  疼痛的范围更广,母亲痛得哇哇叫,她躺也不舒服,坐也不舒服,看起来好可怜喔!  「皮蛇」像顽固的恶魔精灵,不断在母亲的皮肤上扩大它的势力版图,各种消肿止痒的药膏再怎么涂抹,都没有办法消灭它。  记得小时候如果有人身上长出「皮蛇」,都会带到道士(俗称师公)那里;只见道士拿起朱砂笔,在皮肤患处一边画圈圈,一边唸唸有词(咒语)。道士说:「这样,皮蛇就不会到处乱窜杂生,原有的也会消肿脱皮。」  当时医学不发达,乡下连诊所都没有。民间用这种祖宗留传下来的「画符咒」对抗皮蛇,至今虽然不知原因何在?但是印象中,皮蛇这种怪病倒也真的痊癒了。  这儿没有乡下的道士,可以如法炮制「斩皮蛇」;我和小弟只好带着母亲到亚东医院就医,医生说:「民间所说的这种『皮蛇』,是因为免疫系统不好,被滤过性病毒侵佔了皮肤,很不容易治好;如果要早一点好起来,必须自费买特效药--这种最新研发出来的药膏,一条一千六百元,但健保局不付费。」  「只要能减轻母亲的痛苦,当然要买!」我和小弟同声地回答医生。  任何办法,只要能够消除母亲的疼痛,都要嚐试看看。  那条特效药膏涂抹完了,母亲背部腰间的「疱疱」消失了;可是一颗颗的疱破了之后,肚皮上反而连成一条又长又深的伤痕。  伤痕是一条红红的深沟,快要伤到肚内的肠子了。  肚脐下的红沟,因为夹在两层肚皮之间,不容易结疤痊癒。母亲的身体只要稍为一动,就会痛彻心扉,一向勇敢的母亲一直喊叫:「好痛!好痛!痛死我了。」  我和弟弟不忍心年岁大的「阿娘」,如此痛得哎哎叫,为了治好她身上的「皮蛇伤口」,到处去搜购能够消肿止痛的药。  药膏、药粉、药水,瓶瓶罐罐,摆满了一个小桌面;这些别人口中的治皮蛇特效药,都好像失去药效似的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只好带母亲到诊所打针;打止痛消炎针剂,虽然不能治癒『皮蛇』,至少能够暂时解除母亲痛楚的感觉。  「我教她多唸『阿弥陀佛』。」弟媳异想天开地说:「观世音菩萨很灵验的,衪会保祐阿娘的伤痕早点好起来。」  「真痛哟。痛到不能翻身了,一翻身,肚子就会像毒蛇在咬一样。唸『阿弥陀佛』还是痛呀,只是轻了一点点而已。」母亲含泪感恩地说:「我唛对观世音菩萨许一个大心愿:只要伊乎我好起来,我唛打一块金牌答谢伊。」  她苦中作乐的神态,让我们都跟着笑了。  疼痛了将近一个月,被病毒吞噬皮肤的母亲,好像坐在针毡上面,吃不好、睡不好。上次大病之后,再胖起来的身体,又变成皱皱的一层皮着包骨头了。  「皮蛇作怪,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抵抗力差的人,容易被病毒感染。」我怜悯地说:「老人家的伤口,本来就不容易好;加上阿娘有糖尿病,伤口当然更难癒合了。」  一向不怎么聪明的弟媳听了我这番话,突然有了灵感:她到处去向朋友打听--有没有专门给糖尿病患者治疗伤口的药物?  皇天不负苦心人,弟媳的朋友告诉她:有一种很好的药膏,是亲身用后有效的,可治好糖尿病患的伤口;弟媳听了如获至宝,马上到药房买回来,为母亲治疗。  药膏小小的一条,要花四百块钱。  「只要能治好阿娘的伤痛,再贵也没关系。」一向节俭到把钱打四个结的弟媳,突然慷慨起来了。「真的有效耶。」母亲露出了笑脸说:「涂完了半条,坑嘴(伤口)就慢慢呒搁痒,也不那样疼了,暗暝也比以前好困入眠喽。」  「那多买一条来涂吧!只要能够治好,涂十条也无所谓。」我高兴地递了四百元给弟媳说:「每天帮阿娘多涂抹几次,伤口也许很快就癒合了。」  涂完了三条药膏,母亲的伤口终于完全癒合了。

  斩掉了「皮蛇」的病痛,觉睡得好,饭吃得饱,母亲也就不再神情痛苦、眉头紧蹦了。  母亲高兴地拿了两千元给弟媳说:「这拢是厅头那尊观世音菩萨的保祐,快去帮我打一块金牌转来感谢伊。」  我带着孩子再上小弟家,对着众神燃香拜拜的时候,看到了慈祥的观世音菩萨,脖子上挂了一面金黄色的金牌。( 创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