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书法家杨家麟 右眼一刀 世界暗了

2019-04-02 16:30:00
admin
原创
732
摘要:杏吧论坛.net,杏吧大秀.net,杏吧直播.net, 杏吧电台App,杏吧书城App

  

  【元气周报/记者薛荷玉/报导】

  

(记者陈立凯/摄影)
书写中正纪念堂牌匾的88岁书法家杨家麟,最近还大笔挥毫,重现当年写一人高「大中至正」四字情景。很少人知道,杨家麟的右眼已失明8年,运笔也因单眼失明,一度无法保持「中正」,全斜向左方,肇因就是一场失败的白内障手术。

  

  蝇头小楷 工整如印刷

  杨家麟在国防部任参谋时,就因字写得漂亮,被老蒋总统赏识,為其代笔写帖子。除了大笔挥毫,杨家麟的蝇头小楷,更是一绝。

  

  

  

  「我年轻的时候,讲到写小字,任何人赶不上我。」杨家麟很有自信地说,写小字要选用黄鼠狼尾巴毛製作的毛笔,「一隻黄鼠狼才能做一隻笔呢!」义子张昌华也说,「老爸」的0.4公分小字,整齐娟秀得就跟印刷一样。

  

  左眼动刀 世界好清楚

  眼力特佳的杨家麟,一直到50岁,都不曾戴过眼镜,连老花都比一般人晚;但在近80岁时,罹患白内障,眼力大受影响,拖了一年,才自己到三总找了医师,先开左眼,「一开完刀,下楼就看得好清楚。」

  

  右眼术后 失明伴剧痛

  

(记者陈立凯/摄影)
等到一个月后要开右眼时,杨家麟的一个学生,热心地介绍他改找某大医院的名医,还写了介绍信;没想到动刀时,他脸上盖着布,只听几位年轻的实习医师嘻嘻哈哈开玩笑,没顾虑病人感受,一刀下去,有人惊呼「有问题了」,他从此陷入连光感都不见的黑暗世界。

  

  「当时主刀医师还骗我,说点点眼药水就好了,我坐计程车到医院看诊,连点3个月的眼药水,后来才明白不过是演戏。」因术后不仅失明、还伴有难以忍耐的巨痛,后来医师才安排他将全部视网膜都剪除。

  

  单眼挥毫 书法难「中正」

  如今杨家麟右眼眼皮已下垂无法睁开,只能依靠8百度老花的左眼看世界。右眼失明还影响了杨家麟一生最爱的书法,写的字全都向左下倾斜,之后才慢慢「矫正」;「单眼失明后丧失远近的距离感,倒水都倒在杯外,」独居的他,每天回家要拿钥匙对準锁孔,也是大挑战。

  

  心存仁厚的杨家麟,没找失手的医师算帐,没有赔偿、甚至没有道歉,「算了!他也不是故意要害我。」但杨家麟仍希望提醒与他有同样疾患的老人,一定要慎选医师,「别让庸医误了。」

  

  【2009/04/19 元气周报】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